主办方
世界卫生组织
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承办方
中国上海市人民政府
家庭“细胞”健康城市更具活力

■本报记者 唐闻佳
   一个社区家庭医生上班头一件事,是去菜场逛一圈,提着瓜果蔬菜满载而归———这可不是为了下班后回家热炒,而是带进社区,给居民解说每类菜的营养成分、糖尿病患者该怎么吃、高血压患者要避免什么、菜品如何烹饪既好吃又健康……在上海社区看到的这一幕,令“潜伏”社区调研健康促进工作的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陆晓文研究员直呼“有意思”。
   “传统医疗承担的是纯医疗工作,但在如今的社区,家庭医生与居民的契约关系正扩大到医疗之外,医生除了会买菜回来告诉大家怎么吃才健康,还会教大家洗手、日常起居的健康要领,这都已经超越了纯医疗的范畴。”陆晓文兴奋地说。这个社会学者目睹的,恰是上海推进健康促进工作时,在创新社会治理工作方面获得的新启发。
   健康支点,推进社区管理
   这些年,上海的医疗模式已在发生变革,社区家庭医生的签约率不断提高,分级诊疗逐步推进,家庭医生作为“健康守门人”的角色被不断强化,三甲医院正通过不同形式的医疗联合体,给家庭医生充当“技术外援”“最强后盾”。在这种情况下,家庭医生更多走进社区开展基层医疗的普及。起初,他们先与社区里的“活动积极分子”取得联系,开设健康小讲课。没想到的是,集中到一起听课的社区阿姨们,开始给不能来听课的独居老人买菜、做饭,还组织起更多文艺活动,包括组织编织社、社区义卖等。有人说,因为健康促进工作,小区多了“人气”与“人情味”。
   “来听社区健康公益讲课的居民,大多也是小区活动积极分子,久而久之,大家会发现健康促进工作成了社区管理与自治的新抓手,很多社区活动依靠这个得以组织、落实。”陆晓文说,“医患互动”在社区做健康促进,它的社会意义不仅仅在“管健康”,也提供了一种动员全民、推进社区管理和自治的创新手段。
   当健康促进工作深入社区的“细胞”,还有望解决一些未来问题,比如养老。
   中国不少城市已迈入老龄化时代,数据显示,中国老人去养老院的比例在15%-20%,居家养老依然是大部分老人的选择,在社会工作者看来,未来,康复、保健、养老,很多问题都将落到社区,当健康促进在社区“四面开花”,何尝不是给社会治理提供很多解决方案。
   人群覆盖,尽可能不留“洼地”
   如果说社区的健康促进更多面向“银发一代”,上海的企业、工地、学校等,打响的是“治未病”的预防战。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联合附属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的一群医生,常年前往上海各大工地开展宫颈癌早期筛查科普。在钢筋混凝土边给工友们和他们的爱人讲解“一看就懂”的科普图片、海报,这群医生直呼:“来对了地方!”“这群城市的外来建设者没有很好的渠道去获取健康知识,但又很可能成为疾病的受害者。走进工地做健康科普,也体现了健康促进的公平性问题。”一名妇科医生说。
   而上海市人口福利基金会,则在关注外来流动人口子女的保健计划。“约在十年前,我们走访了上海一些农民工子女学校,发现卫生环境比较薄弱,没有卫生室和保健老师。”上海市人口福利基金会秘书长孙荣初记得,当年他们统计出上海有150多所农民工子女学校,大多位于城郊,是健康促进工作的“洼地”。于是,“春芽健康促进活动”就此启动。由上海市教委拨款给这些学校建起了卫生室,市人口福利基金会出资培训保健老师。这批老师成为“外来娃娃”的健康启蒙人,从最简单的“饭前便后要洗手”教起,外延到健康的心理与行为习惯。
   孙荣初记得,他们不仅给孩子上卫生课,还组织家长听课,“家长的习惯可能影响孩子的习惯,一个家庭的改变可能影响着周围一群聚居者”。
   还有一群非政府组织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走进社区、企业,推动健康促进工作。“这些年,企业越来越关注员工的健康提升,在专业机构的规划下,很多企业就此发挥了很多创意和能动性。”上海拓新健康促进中心理事长王瑞记得,上海有家大型企业拿出专项经费启动戒烟计划,不仅报销戒烟就诊费用、开设戒烟热线,考虑到医院戒烟门诊大多开在工作日,还提出灵活工作时间制度。还有的企业将BMI(身体质量指数)列入员工业绩考核,要求员工“管理好自己的健康”———如果你超重了,对不起,这可能影响到你的业绩!
   “社会共治”,共筑健康围墙
   “健康不是卫生部门一家的事,健康促进,需要不同社会成员发挥作用,企业做好管理,老百姓管住自己,社会组织再贡献一份力量。”有社会工作者谈到,推进健康促进工作,也在潜移默化间培养多方参与的“社会共治”理念,这也是上海健康促进工作的一大亮点与特色。
   上海在这方面也有“先天优势”。比如长宁区华阳街道有一个“高知小组”,一群退休在社区的高级知识分子组成健康互助小组,分享健康知识,起初他们一起“战三高”(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等到各项健康指标稳定了,就开始成为社区里的健康志愿者,像种子一样对社区其他成员开展健康教育。
   “上海的社区里有不少退休教师、医生,这些人构成了上海健康促进推进工作不可多得的良好基础。”陆晓文谈到,健康促进某种程度上有赖于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上海今后如何向郊区进一步推进健康促进工作,是社会城乡一体化面临的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