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方
世界卫生组织
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承办方
中国上海市人民政府
1+N”,共同撑起健康城市

  2016年11月23日   07: 第九届全球健康促进大会会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http://images.shobserver.com/jfrb/files/20161123/229834_155034.jpg

  马陆社区的居民正在练习十段锦。 本报记者 张驰 摄


  ■本报记者 孙刚

  世卫组织研究发现,影响健康的各类要素中,精神和生活方式占60%,环境占17%,遗传占15%,医疗仅占8%。健康促进不是卫生部门一家之事,需要政府各个部门以及全社会的共同参与。
  有个著名的健康城市公式“1+N”:1是医疗卫生部门、N是其他涉及领域,1+N共同撑起健康城市。上海在规划推进健康城市行动中,医疗卫生、体育、教育等多个部门同时设计相匹配的内容,共同探索、合力打造健康城市。

  体育专家应邀进医院“开门诊”

  上周五,嘉定区马陆镇文化体育服务中心前的广场上,附近的居民在演练八段锦。4分多钟的健身操做完,大家稍稍气喘,额头微微出汗。
  每周3次,马陆镇糖尿病运动干预小组成员们会一起活动,打太极、练导引,休息时间就交流交流控制疾病的心得。组长王耀明说:“刚查出糖尿病时,每天要用50个胰岛素单位,吃一大把药,血糖仍忽高忽低,心情也非常抑郁。”加入小组后,体育指导员赵密芳教他和其他居民练习各种健身操,社区家庭医生赵晓燕为大家做医疗保障。“有一次运动后血糖反而高了,赵医生讲这是反应性升高,是运动强度太大造成的。我们糖尿病人运动应以中度、舒缓为宜,一次不超过1小时。”王耀明坚持运动干预几年后效果明显,“现在每天用胰岛素降到34个单位,药只吃拜糖平一种,血糖基本稳定。”
  嘉定区体育局社会体育科科长高秋瑾介绍,糖尿病运动干预小组的组成为“1+1+2”,即1个体育指导员,1个社区医生,再加上2个居民任正副小组长负责召集组织。现在全区各乡镇街道都建立了运动干预小组,仅马陆镇各村社加起来就有十几个小组。
  今年7月30日,浦东世纪公园上海市民全民健身活动日主会场,举行了一场专家会诊,医生和体育专家搭档坐堂,市民前来咨询,先由医生诊断其病情是否稳定,是否符合运动干预条件,再由体育专家为他量身定制运动处方。
  体育卫生结合,上海已有多年探索,2002年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立了市民体质监测中心。上海体育科学研究所体质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刘欣介绍,目前体卫结合干预的领域主要在慢性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的干预,以及颈肩腰腿痛的运动康复等。
  体育专家还应邀进医院“开门诊”,如体科所与龙华医院就共建了运动健康诊疗中心。“体育专家在骨关节、运动系统康复治疗方面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通过到医院联合门诊,过去这些限于专业运动员的康复治疗经验,就能惠及更多普通市民。”前不久,刘欣受黄浦区卫计委邀请开设运动处方课程,不少社区医生都听得津津有味。

  “健康促进”让孩子强壮起来

  健康要从孩子抓起。围绕着健康促进的共同目标,本市教育与卫生的合作也非常紧密。
  上海市健康教育所所长顾沈兵介绍,中小学生的体质身心健康问题主要集中在近视、肥胖和心理负面情绪方面。为此申城推动“健康促进学校”创建计划。健康专家们到学校指导开展学生体质评估与诊断,为校长老师们排列健康问题优先级,再制定操作性强的健康促进方案。
  本市某中学,视力不良的学生一度达到82.4%。健康专家到学校实地察看,发现教室光照有不合理之处,不同位置桌面光照强度平均值差异较大。在专家建议下,学校进行了环境改建,新采用绿色弧形黑板,还安装了带反光罩的专用黑板灯;每个班级至少配置三种以上型号的课桌椅,课桌椅的高度根据学生身高调整;还增加了体育课程。近年来学生视力不良率逐年下降,2015年降到70.5%。
  另一所高中的学生营养状况调查显示,超重达17%,肥胖8%,消瘦3%;心理健康方面,经常感到孤独的有9.8%,因学习压力大而不悦的达24.4%,经常失眠的有4.9%。健康和体育专家联合开出学生运动处方单:练习时间、内容、方式一一明示,对超重肥胖学生进行强化运动和锻炼,同时予以合理膳食引导;重新布置环境设施,开展多种形式的心理辅导,从人际适应到青春期教育,再到目标规划等等,为孩子们疏导压力,干预成效初现。这所高中每天吃早餐、蔬果、牛奶的学生比例有所增加,每天在电脑或手机屏前时间超过2小时的学生比例则下降了10个百分点,每周课外运动时间平均增加了18分钟。超重肥胖男生占比下降到17.4%,女生下降到7.2%。

  制定政策须优先考虑健康问题

  2003年,本市启动建设首轮健康城市三年行动计划,与之相匹配,同步实施了“环境保护三年行动计划”和“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建立了“三驾马车”并驱的关联性行动格局,从城市生活的各个方面为民众健康构建保障体系。“建设健康城市行动联席会议”同时设立,下设由跨学科专家组成的技术指导组,通过联席会议定期例会机制推进行动。
  截至2014年年底,全市人口期望寿命、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等3项指标已持续多年达到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水平,市民健康素养水平达标率显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食品安全知晓率逾82%,成人吸烟率、饮酒率均呈下降趋势,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人口超过四成。与健康城市项目相关的指标均有显著改善:空气质量优良率上升至93.7%,工业废弃物综合利用率上升至97.12%,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95%,生活污水无害化处理率达89%,食品安全监测总体合格率达94.5%。
  成效虽然明显,但有识之士也坦言,多方合作中各部门各自为政,在职能交叉重叠领域,资源重复利用或者都不管的状况也时有发生。“健康是所有人的共同利益,全社会应共同治理。”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傅华说。怎么做?将健康融入万策。傅华说,部门制定政策前,要优先考虑“新政能否促进健康,或至少不损害健康”,不能仅考虑解决目前问题的需要,还要放眼长远。
  也有专家建议,比照环境影响测评,应及时推出政策的健康影响评价制度,对政府部门进行健康追责,使其有内在动力主动与卫生部门合作。在城市规划方面也要优先考量健康促进。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宫鹏说,城市规划是否有足够的空间留给步行、骑车等慢行系统,大力发展公交系统,而不是处处以小汽车优先。
  在全社会参与方面,如何进一步完善群众参与体制也是个重大课题。上海健康促进协会会长李忠阳说,健康城市要市场社会资源共同参与,“目前健康促进仅限于自我管理小组等同伴教育,还需更多民间组织意识到健康的重要性。发挥企业的力量,从年轻人抓起。”